晚上,Larry很認真的看著我,最後蹦出一句話:

「媽咪,你看我是誰生的?」

我很認真、很認真的盯著他看,

「嗯,看妳臉圓圓的,這麼愛吃又愛睡的,一付豬樣,應該是豬生的」

「啊?ㄚ妳是豬喔?」

嘿啦!我是豬啦!所以你是豬生的啦!」

Larry突然轉過去看著弟弟,

「哈!哈!看你一付鳥樣,你是鳥生啦!

「你才豬樣豬生的啦!我是媽咪生的

「媽咪就豬ㄚ,所以我是媽咪豬生的」「你是鳥樣鳥生的,所以你是抱回來的」

「才不是哩!爸爸就一付鳥樣,所以我不是抱回來的

「齁!你說爸爸一付鳥樣,哈!哈!哈!哈!

「哈!哈!本來就是ㄚ哈!哈!

「好啦!豬生的、鳥生的都趕快去睡啦!沒一個正常的

「嘻!嘻!豬媽咪晚安」

「豬小孩晚安啦!」

「媽咪晚安」

「晚安」


為什麼別人家的小孩都很正常?我們家的特別奇怪哩?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piggy 的頭像
piggy

piggy's blog

pigg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7) 人氣()